http://www.chinayonm.com

上海2000万豪宅“抢”到打架、深圳4000万级公寓秒

  “报复性买房”可能只存在中介的想象中。但疫情之下,都有谁在买房?所谓“抄底”的情况存在吗?

  据报道,从3月份开始,深圳万科星城7分钟近300套房全部卖光,创造近3亿销售额;

  4月13日,上海金桥板块的碧云尊邸开启认筹,房价1700万起,可现场大排长龙,微博网友还曝出有人为了抢房而打架……

  但据贝壳提供的季度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北上广深等18个城市二手房整体成交量环比减少39.2%,同比减少44.6%,当前季度成交量为近五年季度成交最低水平。

 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1-3月份,商品房销售面积21978万平方米,同比下降26.3%,降幅比1-2月份收窄13.6个百分点。其中,住宅销售面积下降25.9%,办公楼销售面积下降36.2%。

  对于网上流传的“抢房打架事件”,该销售负责人解释道,打架确有其事,但并非客户为抢房而打架,而是房产中介为抢客户发生争执,继而动起手来。

  还有时不时组队啃汉堡“秒”豪宅的深圳千万富翁,被曝出这段时间一直在蹲一个“招商太子湾湾玺”的盘,结果又被扒出存在捂盘惜售、人为制造抢购气氛:

  江文华 黄狮虎,公众号:楼市黄大大踢爆内幕!深圳豪宅秒光、上海排队抢房,都是策划出来的?

  所以,“报复性买房”可能只存在中介的想象中。但疫情之下,都有谁在买房?所谓“抄底”的情况存在吗?

  莎莎是位90后,在北京的一家保险公司工作,平日经常早出晚归,就算是晚上10点钟谈完客户,夜里还要赶着做PPT出方案。

  采访当天,她正好在去见中介的路上,办完最后一项手续后,她将拥有属于自己的第一套房。

  也是因为很久之前就有机会在北京完成落户,考虑到租房不是很稳定,而且条件也允许,家里人早早就商量了要在北京买房的事情。

  从去年11月开始,她来来回回看了差不多40多套房,起初对每一套房子都喜欢,到后来慢慢明确了自己的需求和目标。综合考虑之下,在2月初,也正是疫情期间,敲定了一套奥体中心附近单价6.7万,总价400万的60平一居室。家里给拿了200万首付,自己每月背负1万左右的房贷。

  但其实这套房子在莎莎心中,年前就已经基本认准,因为从去年11月份开始,北京房价就已经开始下降,基本降到历史成交价最低点。

  “11月份的报价是425万,只不过当时还在犹豫,没想到过年回来经历了这场疫情,总价差不多下降了近6%,所以就立马出手,也算是抄底了。”莎莎说道。

  而目前,她所在的小区已经暂时没有房源,其他临近小区单价也都在7万以上,与她成交时的价格相比,涨了5000-8000元左右。

  而且不光是房价回升,很多业主的心理预期也开始变高。在办手续当天,为莎莎服务的中介就经历了一场“魔幻”:明明带看的时候业主要价625万,等带看结束刚下楼,业主就打电线万。

  此外,莎莎还透露,自己的中介在二月份时手里差不多有20多套房源,不过目前已经全部出售。这足以见得买方市场的需求旺盛。

  但根据中原地产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,3月份北京二手房住宅网签7848套,新建住宅网签2471套,共计10319套,相比2月份上涨126.99%。但与去年同期的19857套相比,仍有48%的降幅。

  这也可以看出,虽然北京市场在回暖,但与去年同期相比,成交量还是有明显下降趋势。

  光在二手房成交数据方面,3月深圳二手住宅过户8008套,环比上涨380.4%。

  同时,各热门地区的业主报价也高得离谱,超过10万的单价更是让人看得瑟瑟发抖。

  所有中介、业主、投资者都在传递着“深圳疯了”的信号,类似的声音,让许多刚需购房者心慌,也包括在深圳工作五年的海涛。

  五年的时间里,海涛亲眼见证了深圳房价的成倍上涨,他目前正住在深圳北附近,也就是深圳的龙华新区,周边所有新楼盘都在10-12万一平。

  海涛仔细研究一圈发现,新盘自己根本承担不起,就准备选一套龙岗的二手房。但最近他注意到龙岗的大部分小区都有不同程度上涨。

  也因为在看房的过程中,业主报价高得离谱,去年的成交价又无从参考,也让他暂时保守了起来。

  不过据海涛接触过的中介所言,目前深圳二手房市场似乎出现一种怪状:尽管业主把价格挂得很高,但依旧不愁卖,其中有一位客户去年年底直接把价格从1200万挂到1500万,一个月的时间也卖出去了。

  但对海涛这样一个只是普通的刚需购房者来说,看到深圳近期房价的涨幅程度,也实属无奈。

  另外据他所知,这一波上涨也不排除人为炒房的因素,龙岗的中介手里其实有比较多的房源,但最近很多都是坐地起价,包括手里有几套的炒房客,都不着急出手,就在那耗着涨价,一觉醒来,每平方涨一万也并不夸张。

  但即便是这样,海涛也时刻准备上车,毕竟对于他这样的刚需来说,就算买完之后立马跌了,依然享受到了使用权。

  此外,在另一个深圳房屋交流群里,大家也都开始蠢蠢欲动,打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。

  可能很多人都和海涛一样,大家都是买涨不买跌,毕竟深圳的房价从没跌过,很多人都是勒紧裤腰带还是得买。

  其实说白了,买房大致分为两种:刚需与投资。与海涛不同的是,同样在深圳,方元属于后者。

  他从2019年初就开始筹备自己的第二套房,赶在疫情之前,成功过户一套在罗湖区42平的公寓,总价208万,均价不到5万。

  按他的话说,虽然容积率很高,而且小区环境一般,三梯13户很不适合家庭居住。但在他看来,这样的户型出租给单身年轻人正合适不过,事实也是如此。

  在整个购房过程中,他也很坚定自己的需求,就是出租投资,因此在看房的过程中只选择一些“价格洼地”片区。

  提到最近房价的涨幅,因为罗湖区相对来说本身成交量不太活跃,经过这轮上涨,现在他的那套房子差不多5.3万/平,整体涨了6%左右。

  但对于方元个人来说,自己并没有刻意追求房价的上涨,也不考虑在短期内出手,这只是他应对通胀的一种手段。况且也是用公积金贷款,每月房租也能覆盖掉贷款,实际上并没有增加额外的经济负担。

  另外他还提到身边的其他朋友,大部分都已经拥有了第一套房,但经历过2016年政策抑制房价之后,大家出手都比较谨慎,虽然都有买房预期,多数人还是观望的情绪比较浓,“报复性买房”也根本不存在。

  “从个人和中介打交道的过程中,不觉得中介会抬高房价,对于中介来说,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促成交易。所以也会尝试帮助购房者争取到更优惠价格。毕竟生意谈成了,才有佣金。但他们会放大房价上涨的预期,以此引导观望中的人尽快出手,增加交易量,赚取佣金。”

  而提到最近深圳大热的学区房,方元表示:“因为目前自住的这套有学位,好学校的学位又买不起,也没有特别的关注。当初10万/平的时候买不起,现在15万/平就更没什么感觉了。”

  桃子和男朋友稳定交往3年,双方也都互相见了父母,因此,买房这个人生大事被他们迅速提到首位。

  有了共同目标之后,第一步就开始确定现有资产。男朋友工作5年,算上公积金差不多有50万存款,同样也是工作5年,桃子只能拿出8万块。两人一共58万,看上去不少,但想要在上海付个首付,也是有点遥不可及。

  他们只好商量着双方父母各出一部分,两家也是尽各自所能,凑够了100万。于是,桃子和男朋友就按照100万首付的预算,奔波在上海的各个角落。

  虽然上海在3月份城市房价下跌榜中以-5.85%位居首位,但由于两人都没有上海户口,就只能买商住房,再加上均价5W+的房价让他们选择范围迅速缩小。

  年前很长一段时间,他们从松江到南汇,再到青浦,最终看上了一个位于嘉定新城43㎡的loft,当时是3.4万/平,大约146万的总价,因为商住房在上海只能贷款10年,所以他们想着按70%首付算正好交100万,其余的可以贷款。

  本来想着过完年就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小家了,没想到一场疫情,打乱了他们购置房产的节奏。

  因为正是这段时间,桃子和男朋友先后被裁,这对他们来说,简直是晴天霹雳。目前,两人都处在待业状态,房子的事情大家也都彼此心照不宣。

  “我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,所以就没再提房子的事情。但在我心里已经决定了放弃买房,工作都还没有着落,而且我们还拿了父母的钱,现在硬着头皮买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。”桃子无奈地说道。

  记得前几天看过一篇文章,大致讲的是那些被现实击败的北漂青年,都选择在闲鱼上抛售自己的家当。其实在其他城市又何尝不是这样呢?

  在闲鱼上搜索“离开上海”、“离开深圳”等字样就会发现,类似的现象每天都在上演。

  而对于买房这件事,更需要从长计议,疫情既然给了我们重新思考的机会,我们更是要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才是,切记不要因为这些频繁涨跌的数字,违背了本心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